姜知意写下和离书时,回想与沈浮这几年,真是步步皆错。明知他爱的是长姐,她却还是嫁给了他。明知他心性凉薄,她却还是飞蛾扑火。这些年里因为他不喜欢,她与旧友断绝来往,甚至连娘家也很少回去。因为他不喜欢,她一碗碗喝着避子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