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章 在侯寡妇家怎么会遇到贞子(1 / 2)

慌乱之中,王海趁机从门后溜走。

两桶粪水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泼到了自己身上,整个屋子臭气熏天。

“王海,王海,是王海……”

即便已经被粪水浇了一头,邻居王海一闪而过的身影,还是没有逃过王耀武的眼睛。

四个黑衣人一听是王海,提着刀又追了出去。

王海翻墙跳院,疾疾奔走。

四个蒙面歹徒在后面紧追不舍。

狗叫声比原先更大了。

王海的目标很明确,他要跳到养猪专业户陈二狗家里。这个屠夫兼养猪专业户,是改革开放后南山镇第一个万元户。

不但在自家后院开办了养猪场,在养猪场的隔壁院子还开办了屠宰场。

一个连猪大粪都要以每车一元钱的价格,卖给村庄里种菜种果的人,可见他对于自己的钱袋子看得有多么重,对于自己的养猪场看得有多么重。

四人追着追着,不料翻墙钻进了陈二狗家的养猪场。

四人不但成功陷进了盛放猪大粪的粪坑,还将看护养猪场的狗吸引了过来。

四只土狗围着巨大的粪坑疯狂吠叫,将养猪场的主人以及十多个村民成功引起了过来。

四人被村民五花大绑在养猪场外的大槐树上。

任凭他们怎么辩解,都无法消除偷猪贼的嫌疑。

一身黑衣、戴着头套、手里提着砍刀,背上背着绳子,村外还停着一辆用来装猪的汽车。

在猪场刚开办的那几年,陈二狗的养猪场大猪小猪被贼偷了不少。

贼喊捉贼?

偷猪贼全都是这样的打扮,这让陈二狗和王家庄的村民怎么相信这些黑衣人是来抓小偷的?

在用凉水管子将四人身上的粪水冲洗干净后,王家庄凡是被贼偷过的人家,轮流拿起皮鞭,劈头盖脸地朝四人身上打去。

这时,有人递给打人的人手里一根带刺的荆条。

递送荆条的人没有说话,伸出手之后,便低头离开。

天黑,再加上人多,没人在意递送荆条的人,庄里的汉子只是咬牙切齿地痛恨这些偷鸡摸狗的贼人。

“别打了。我是咱们乡治安办的李专员。”乡治安办的李发奎终于忍不住了,说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。

“停停停,快停下来!”陈二狗听出了李发奎的声音,叫停了众人泄愤的举动。

随着远处警笛声越来越近,刚才鞭打四个黑衣人的村民一哄而散,李发奎抬头瞅了瞅,连养猪场老板陈二狗也溜之大吉。

有人报了警,县治安署的人开着警车来了。

任凭县治安署的人怎么敲门,陈二狗装作一头死猪模样,怎么也不开门。

浑身是伤,又冷又惊的四个黑衣人被抬上警车。

警车开着警笛,朝新沣县县医院方向驶去,身后是渐远渐稀的狗吠声。

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,王家庄便又恢复了应有的宁静。

……

王海和四个黑衣人从家里走后,王耀武气得破口大骂。

要知道,他从村外河道里挑一缸山泉水到家,需要一个上午的时间。

再把这缸水用铁锅加热,又需要两个小时时间。

上一次和老婆一起洗鸳鸯浴的时候,还是结婚后的第二天晚上。

整整一年的时间,都没有今天这么有气氛,这么快乐过。

王耀武气得咬牙切齿,将拳头狠狠地朝八仙桌的桌面上砸去,震得装煤油的墨水瓶,都从灯台上掉了下来,差点引燃了贴在墙上的年画。

家里的水缸这个时候没有一滴水,整个屋子臭气熏天。

佟红桃身上裹着床单哭得呜呜呜的。

两人只好趁着夜色,一人身上裹条床单,深一脚浅一脚地朝村外的小溪方向走去。

好在现在是夏天,并不算冷,但后半夜山村的气温下降得厉害。

两人哆哆嗦嗦地一前一后往村外走,王家庄凡是两人经过的巷道,皆留下了一股挥之不去的粪水味道。

……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点击下载,本站安卓小说APP
推荐小说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