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章 订婚宴上的较量(1 / 3)

离别时,王海的这句提醒,犹如一把利箭,射中了张龙辉的心脏。

他顿时感到一阵心悸,手捂着胸口,一脸痛苦。

看张龙辉脸色阴郁,捂着胸口,头也不回,岌岌往前,李发奎关切地问:“领导,你不舒服?”

张龙辉停下脚步,一副看穿世事的神情,低头道:“这小子绝非臭鱼烂虾,而是一头下山猛虎,将来咱们谁也惹不起。”

李发奎暗暗心惊,不由倒吸一口凉气。

……

夜已深。

银河迢迢璀璨,夏虫伏草而鸣。

王海骑着二八大杠,车梁上坐着柳香香。

在县城的夜市,两人饱餐一顿之后,一路欢歌笑语,在熏人的暖风陪伴下,朝南山镇柳园村方向骑来。

此时已是午夜时分。

远远望去,村口依稀可见三个人。

两男一女,旁边还有一头母驴。

“爸,妈,你们怎么在这里?”柳香香认出了父亲母亲和韩达君。

王海笑笑,朝夫妻二人打招呼:“干爸,干娘,你们都还没睡?”

“这么晚了还不回家,让我们怎么睡得着?”柳福海埋怨一句。

贺芳梅气得瞪了女儿一眼,又一脸不屑地望着王海,扭过头,看向一边。

一家人转过身,朝村里走去。

王海骑上二八大杠,选择离开。

在未来的岳父母面前,韩达君保持着克制,塑造自己老实可靠的后生形象。

既没有歇斯底里,大声嚷嚷,也没有垂头丧气,默不作声。

看着未婚妻被王海搂着腰,从车梁上扶下来的亲昵动作,韩达君虽然气得咬牙切齿,恨不能将其碎尸万段,但此刻却表现得异常冷静,这让未来的老丈人柳福海,感到不可思议。

柳福海时不时地朝未来女婿的脸上,瞅一瞅,查看其表情变化。

没变化?

既没有表现出过分生气,也没有显示出丝毫兴奋。

此时,韩达君一脸平静地对柳香香说:“平平安安回来就好。我和叔叔阿姨一直很担心你。”

柳福海听后,满意地点点头。

本是一句再平常不过的客气话,但随后的一句,却极具杀伤力。

“这人是个流氓,是个坐过牢的刑满释放人员。三年前,就是他在玉米地里,把侯寡妇糟蹋了。到现在,大家还在议论此事。狗改不了吃屎,你跟他在一起,我和叔叔阿姨都很担心你的安全。”

柳香香一听这话,停下脚步,一脸严肃道:“韩达君,王海是什么人,我心里比你清楚。用不着你告诉我。而你是什么人,我也很清楚,别在我爸妈面前当老实人,好吗?别在欺骗他们的感情了,好吗?我早告诉你了,你我不可能有结果的,别赖在我家,好吗?”

柳福海一听这话,立即走到女儿跟前,盯着女儿眼泪汪汪的脸,道:“不要脸!后天你和达君就要订婚了,怎么还和王海钻到一起。王海是个流氓,你难道不清楚吗?他整天和那个死了男人的侯寡妇,钻到一起,你不知道吗?你怎么能看上他呢?他们一家,翻脸不认人,你不清楚吗?你跟他在一起能幸福吗?你嫁给他,我和你妈以后会有好日子过吗?”

“那也比嫁给这个矮矬子强?”柳香香哭诉道。

“啪!”柳福海忍无可忍,当着妻子和未来女婿的面,给了女儿一巴掌,“你的婚姻我说了算,由不得你。”

说着,一把抓着女儿的头发,拖着她就往回走。

贺芳梅牵着母驴,走在后面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点击下载,本站安卓小说APP
推荐小说: